中国文明网总站

  枯枝在冽冽寒风中摇曳,叶虽已枯,但枝犹在,遒劲有力。虽说已是隆冬时节,但那枝仿佛拥有无限生命力似的,阵阵寒风吹过,枝亦摇曳生姿。此情此景,不禁使我遐想万千。

  老家的那棵葡萄树,它的枝干大概也同现在我所看到的一样吧,一样的蜿蜒,一样的奋发向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棵葡萄树已有十几年的历史了,冬去春来,一年又一年,我在葡萄树的荫蔽下长大了。突然想起幼时的我总是因为够不到葡萄而坐在葡萄架下哇哇大哭,每当这时,奶奶总会伸手为我摘一串红的发紫的葡萄,并告诫我不要吃得太多,害怕我把牙吃坏了。时光荏苒,我长大了,也能自己摘葡萄吃了,但不知为什么,葡萄总没有那时的香,渐渐地,我也就不怎么爱吃葡萄了,虽说不爱吃葡萄了,但我却尤爱那冬夏时的葡萄架。

  不论初夏还是盛夏,不论你坐在房内还是站在院外,只需轻轻一瞥,便可随时瞥见那绿油油的枝叶,我想我喜欢绿色的原因就是如此了,因为在我心中,绿色就是生命的颜色。此刻,枝干纠缠在一起,好似难舍难分的母子,蜿蜒向上、向前生长着,绿色的叶子覆盖在枝干上,一层又一层,绵延不绝,紫色的葡萄悬垂着,好似一个个拥有生命的精灵,不,在我的眼里,不仅是葡萄,就连这枝、这叶,都宛若青春活力的少年。

  深冬时节,也就是此刻,葡萄架似年迈的老人,什么也没有了,只剩光秃秃的枝干。虽说没有了夏天的青葱,但在我看来,它亦拥有别致的美,它拥有让我艳羡的内化于心的力量,就好像老骥伏枥的迟暮老人。让我想起了我那年逾古稀的爷爷和奶奶,他们把一生的大爱都奉献给了子孙们,如今的他们不正像那棵虬枝倔强的葡萄树,枝干紧密依扶,屹立在人生的冬天里。我猜想,枝干若有心,即便天寒地冻,霜雪降临,也自有一番“任天地间风起云涌,我自岿然不动”的气概吧!而这种外化于形、内化于心的力量,我尤为敬仰。

  思绪悠悠转转,目光再次瞥向窗外那遒劲的枝干,它依旧随风而动。但我想,此刻的它虽然形动,但心中坚定的力量定似磐石一样,无转移。(图/文 来源 文明神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