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郭招宽:用爱撑起一个风雨飘摇的家

  郭招宽,女,1945年5月生,神木市中鸡镇超害石犁村一组村民。

  1963年,19岁的郭招宽经舅舅介绍和当地一个叫刘元则的人结了婚。由于家庭贫困,出嫁时,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母亲把旧衣给她浆洗了一下穿上,招宽坐着毛驴车,和父母一起走了70多公里,来到刘家。刘元则杀了两只老母鸡,一顿鸡汤饸饹,一顿腌猪肉烩菜,两家人在一起吃了两顿饭,就算举行了婚礼。

  刘元则8岁时母亲去世,20岁时父亲去世,弟兄三个都没成家。大哥因智障没有成家条件,二哥也因父母过世早,家里穷,又不多识字,没有成家,一家人挤在两间破旧的土木结构的房子里,家中一贫如洗。农闲季节时刘元则外出当木匠,大哥的饭全靠二哥饥一顿饱一顿供着,看到眼前这样的光景,郭招宽并没有失去信心,她记起父母给她说的话:“嫁到谁家,就是谁家的人,一辈子就要对谁家负责,尽本事照顾好一家老小,操持好家务。”就这样,郭招宽挑起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家里家外大大小小的事她全包了。

  郭招宽先后生了5个孩子,加上智障的大哥和没有成家的二哥,最多时一家老小9个人的生活,全靠她和丈夫来维持。当时郭招宽和丈夫在生产队出工一天不误,他们能做的就是多挣工分多份粮食让一家老小有饭吃。一件衣服老大穿不上了,老二、老三接着穿,衣服补了再补,实在没办法补时,拆了洗干净做鞋用。嫁到刘家几十年,她没睡过一次午觉,没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经常天不亮就起床收拾家务、下地干活,每顿饭都是最后一个吃,每晚都是最后一个睡觉。

  生活的磨难对郭招宽来说,远不止此。2009年4月,41岁的大儿子刘光清患淋巴癌去世。儿子去世给郭招宽造成的心灵创伤还未抚平,41岁时经人介绍的二哥给人家当上门女婿,27年后因年岁大干不动活又被送回到刘家。2011年至2014年5月,郭招宽同时侍候着3个70岁以上的老人。然而,痛苦对于郭招宽来说才刚刚开始,2014年5月丈夫刘元则猝死于脑出血,郭招宽心如刀绞,她的顶梁柱塌了,可她看着生病的大哥和二哥,他们还需要人照顾,她还有自己的责任。郭招宽忍着心里的悲痛,坚守着自己的良心,细心照料着两个哥哥,大哥刘在和年龄较大,行动不方便,她每天都把饭菜端过去;二哥刘白全患有皮肤病,她每日给擦身涂抹膏药……

  郭招宽的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电器和摆设,唯一的家具就是当木匠的丈夫20多年前做的几个小柜子。住了20年的房子经常漏雨。患有胃病和腿疼的她,打针吃药的钱全靠大女儿接济。活了70多岁,走过最远的地方是2000年因病去医院做手术时到过两次神木市区,回娘家时走过内蒙古伊旗阿镇。尽管生活十分艰辛,郭招宽自己缺衣少穿,但对两个哥哥,却每天嘘寒问暖,照顾地无微不至。多年来不管农活有多忙,家务有多重,也不管年幼的孩子怎么哭闹,郭招宽都要把饭做好后端给大哥二哥先吃,她才去干别的活。大哥二哥住的房子整洁,穿的衣服干净。入冬她按时给他们换上棉衣,夏天及时替换单衣。在大哥二哥生病、行走不便躺在床上的最后几年时间里,端屎送尿、换洗衣服、喂饭喂药,全是她一个人干,从不叫苦。大哥去年6月去世,享年85岁,二哥今年5月去世,享年83岁,她和4个儿女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先后安葬了大哥和二哥。她说做人不能亏了良心,只有好好照顾他们,为他们养老送终,才能对得住逝去的丈夫,对得起父母从小对她的教导。朴实的信念,支撑着她把一生都奉献给了这个饱经磨难的家庭,这一撑就是54年。

  2017年9月,郭招宽被中鸡镇评为孝老爱亲道德模范,当72岁的郭招宽从镇党委书记白永清手中接过2万元奖金时,这位一生坎坷,在家里生活最困难的年代都没有掉过一滴泪的老大娘,在2000多人参加的颁奖仪式上激动得泪流满面。同年郭招宽被评为“孝老爱亲”最美神木人,2018年被评为榆林好人“好公婆好媳妇好儿女”,这些荣誉对于这位一生凄苦、命运坎坷、善良仁爱的老人来说,是最好的安慰。(来源:神木市文明办 王燕琴 屈美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