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绥德吕世春:不钉“亏心秤”不赚“亏心钱”

  核心提示

  一只粗糙的大手把秤杆拎得高高的,油光锃亮的秤杆一头弯钩如月,另一头挂着沉甸甸的秤砣,高高翘起,秤砣被麻利地挪到秤尾,整杆秤瞬间与天地平行——这是儿时记忆中的画面,更是千百年来市井中司空见惯的场景。在绥德县,就有这样一个钉秤人,他从17岁开始,52年来钉制了两万余杆公道秤。曾有商贩花言巧语、高价利诱,要他做“亏心秤”,但都被他一一拒绝。他从不钉“亏心秤”,不赚“亏心钱”。他就是陕西诚实守信好人——吕世春。

吕世春和他的钉秤小摊

  四代传承——坚持公平公道

  在绥德这个小县城里,老吕的钉秤摊子是个“老字号”,一个破旧的工具箱是他的金字招牌。工具箱最醒目的位置刻着一个“道”字,抽屉里镶着一个铜质的“正”字。只要干活,一拉开抽屉,一眼就能看见,两个字合起来,即为“正道”。这两个字就像父亲的嘱托,他牢记在心,几十年如一日。

  “从小父亲就教育我要走正道,不能做亏心秤,要不就会远折后代、近折本人。”聊起这么多年不受利益诱惑的原因,吕世春回忆道。

  “这个工具箱是我曾祖父的师傅传给他的,到现在已有150多年的历史了。”说起这个“镇摊之宝”,老吕一下打开了话匣子,“后来,曾祖父把钉秤手艺传给了爷爷,爷爷又传给了父亲。到我这里已是吕家钉秤的第四代了。”

  老吕钉作的秤向来以“精、准、公”著称,无论是制作一杆大秤的18道工序,还是制作称黄金、贵重药材用的小戥秤28道工序,他都一丝不苟。他的秤用料也很考究,秤杆是用上等的栒子木制作,经过3年晾晒。老吕说,只有干透了,做成的秤杆才不容易变形。在弹簧秤、电子秤还没普及的时代,菜农、果农们只要有一杆老吕制作的秤,就相当于有了一种保证。“那时有些人过来买菜,就会问我这秤是不是桥边的老吕钉的,我回答是,她就踏实不少,斤秤上也就不和我过多计较了。”绥德农贸市场的赵大妈说。

  上世纪80年代,国家要求以前以市斤计量的秤,全部改用以公斤计量的秤,这一政策给钉秤行业带来发展的春天。在以市斤秤换公斤秤的那几个年头,为赶急用,吕世春从河南购回许多半成品。但有些零部件安装不规格,他不嫌麻烦,一一拆下来重新安装,直到每杆半成品合格才罢休。有人相劝:“萝卜快了不洗泥,你这么细心,影响生意。”但他笑着回答:“宁愿慢,也要灵,钉秤绝不能马虎,信誉第一!”

  拒绝利诱——坚守诚信底线

  在绥德钉秤行业兴盛时期,有些钉秤工匠财迷心窍,高价制作“黑心秤”,赚取不义之财。唯有吕世春“胆小怕事”,守住只钉“公道秤”的底线。有许多人也曾婉言相劝:“现在这社会,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你看别的钉秤匠都买了楼房,你儿子年龄大了,连一套房子都买不起,现在没有房子,对象娶不来,你也该好好考虑考虑,只要利大赚钱就行。”但他死牛顶墙,“执迷不悟”,就是不松口。宁愿受穷一辈子,也要坚持公平正道、诚实守信。几十年来,凡是他售出的秤,他都承诺保修一年。有售出两三年的秤,只要有问题,他修理时也分文不取。

  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的手工秤逐渐被磅秤、弹簧秤、电子秤等取代,杆秤生意日渐惨淡。如今,同行们退休的退休,改行的改行,老吕成了小城最后一个钉秤人。“现在没人愿意学制秤了,我希望这门手艺能入选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别让它最后消失。”说到手艺的传承,老吕带着一丝遗憾。

  如今,老吕的三个孩子都上了大学。为供孩子们念书,老吕卖掉半生积蓄买了4孔窑洞,逐渐把秤摊变成一个杂货摊,零零碎碎的商品摆得满满当当。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杆秤架子,架子上挂着五六杆大秤、三四杆小戥秤,还挂着一个“写对联”的招牌。老吕写得一手好字,周围邻居婚丧嫁娶纷纷请他写对联,让他又多了一份收入。

  “无论做什么,只要公平公道,不偷奸耍滑,日子就会越来越好。”说起未来,老吕充满信心。(来源:榆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