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榆林:寒冬里有这样一群人,带给我们温暖

  1月6日至7日,一股寒流袭来,室外气温骤降至零下20多摄氏度,其中1月7日,榆林最低气温达到-33.7℃,创下了本世纪以来1月份最低的气温纪录。寒冬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始终奋战在生产一线,抗严寒、战风雪,守护着冬日的温暖,保卫着生产的平稳,确保不冻坏一个阀门、一条管线、一台设备,为人们的生活保驾护航。

  日前,榆林长庆油田第二采气厂日产气量最高突破2300万立方米,达到冬季供气以来的最高峰值,标志着今年天然气保供战役进入关键阶段。按照每户每天0.5立方米用气量计算,榆林采气二厂每天采集的天然气,至少能保证全国4600万户家庭的生活用气,在这个寒冷的冬季,给千家万户带来温暖。而这一切都离不开采气工人的坚守。

  苏红强和张嘎在双28-70井解堵。 马蕊 摄

  管道冻堵:凌晨奔赴深山紧急抢修

  气温:-26℃

  日期:1月6日

  时间:凌晨2:25

  地址:榆阳区大河塔镇青草沟村

  正在值班的苏红强接到监控警报:双28-70井压力值异常。“赶紧出发,带上工具,外面太冷,多穿衣服。”苏红强一边检查装备,一边嘱咐着队友张嘎。不到5分钟,二人就整理好设备,全副武装,准备出发到现场监测处置。

  长庆油田第二采气厂作业七区位于榆阳区大河塔镇青草沟村的山峁上,施工作业车辆在40分钟后到达现场。大山深处的井口,空无一人,空旷寂静的夜色下,只有苏红强向中控室汇报现场检查情况的声音:“到达现场,确认管道冻堵,已开始着手处理。”

  车灯射过寒雾,尽管工衣很厚,两人戴着厚厚的“雷锋帽”,但他们还是冻得瑟瑟发抖。汇报完后,两人立刻着手处理管道冻堵问题,半个小时后顺利解决。

  苏红强说,每年冬季,管道冻堵问题是最大的“敌人”。在这样的寒冷冬夜进山,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什么是“冻堵”?简单地说,就是地下温度高,含水的天然气开采出来后进入管道,遇到冷空气后就容易结冰堵住管道。如果不及时处理,会严重影响采气生产效率,甚至发生天然气泄漏,导致停气关井。

  “我们采取的处置办法,一是放压,二是注醇。”苏红强说。把甲醇用泵加注到管道中,可以很快疏通冻堵。他一边说着,一边和同伴张嘎一起,熟练地往管道里注入甲醇。

  冻堵处理完毕后,中控室显示压力值恢复正常。处理完冻堵问题,已是凌晨4点。“今天解决问题算是快的,有时几个小时都找不到问题的所在,只能一直守着。”苏红强和张嘎收拾好装备,顶着凌厉的寒风返回。两人回宿舍后累得都没洗漱,径直睡了。临睡前两人还不忘在工作簿上记录:“设备问题解除,安全无状况。”

  工人在巡检天然气输气管线。 马蕊 摄

  巡检管线:看到管道标识就心安

  气温:-26℃

  日期:1月6日

  时间:晚上6:30

  地点:长庆油田第二采气厂作业四区

  陕北的冬天,寒风刺骨,像刀子刮在脸上。

  长庆油田第二采气厂作业四区位于米脂县龙镇、沙殿、石沟和郭兴庄等乡镇,拥有9座集气站。

  早上8点,吃过全天唯一的一顿热乎饭后,作业四区运行班的采气工姬贝贝和孙志霖就奔波在管线巡护的路上了。

  大山之中,静谧寒冷,只有两个红色的身影行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异常醒目。“检测仪打开了吗?”“嗯,这里埋深1.5米,正常。”两个人熟练地处理完问题继续前进。

  “如果发现管道裸露在外,就太危险了。”已在这个岗位上干了10多年的姬贝贝深知巡线的重要性,丝毫不敢马虎大意。当天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山上风又大,他和孙志霖穿着十多斤重的工作服和厚厚的皮靴,还是冷得直哆嗦,但他们要工作一整天,直到晚上才能回去。

  姬贝贝说,天气寒冷,山路难走还是其次,巡线时最难忍受的是孤独,有时走上一天也碰不到一个人,只有他和同伴两人。无奈,两人就聊聊天、唱唱歌,有时候信号好的话也会给家里发个视频。“看着手机那头孩子不停地问这问那,听着家人的关心,身上就又有了一股干劲,有一种作为采气人的自豪。”姬贝贝说。作业四区管辖400多公里的输气管道,随着冬季采气保供高峰的到来,他们每天都要进山巡查,翻山越岭时常手脚并用,啃干粮喝冷水更是常事。

  下午6时半,夜幕降临。两人走了一整天,巡检完8公里管道,填埋加深了5处,开始返回。姬贝贝说,尽管这些管道埋在地下一米多深处,但对他们巡检组来说,心中都有一张地图,只要看到这些红黄相间的管道标识,会有一种莫名的心安,就会有一种责任感。

  工人在精馏塔上清理塔盘。 马蕊 摄

  天然气转输:温暖全国千家万户

  气温:-33.7℃

  日期:1月7日

  时间:早晨9:00

  地点:榆林天然气处理厂

  榆林室外气温已达-33.7℃,榆林天然气处理厂净化工王文峥已在38米高的精馏塔上工作了近一个小时。

  1993年出生的王文峥,是该厂净化班组里唯一的90后小伙。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清理精馏塔上的塔盘。“平时都是一个月清理一次,冬季容易冻堵,每半个月就要清理一次,堵得不厉害一个小时候就处理完了,如果堵得厉害就得五六个小时。”王文峥的脸被冻得红彤彤的,手套磨破了洞,浑身上下全是土。

  清理塔盘不容易。除了塔高天冷,最大的困难是塔内作业。塔内只有50公分高,人进去一直要半蹲着,几个小时下来腿都麻了,但这项工作又尤为重要。

  榆林天然气处理厂是长庆气田向北京和华北地区供气的咽喉和枢纽,它承担着靖边、榆林、子洲、神木、苏里格五大井田的天然气转输任务,是保障首都北京及华北地区天然气供应的主力气源地。

  天然气处理厂党支部书记、副厂长毛先荣说,冻堵是冬季天然气生产过程中最常见的问题,冬供以来,他们制定了详细的应急措施,加强了中控室工艺参数的监控,如果发现异常,会及时通知进行现场处理,现场的巡回检查重点关注冻堵的检查,确保不冻坏一条管线、一台设备,保证北京和华北地区人民能够温暖过冬。

  “安全无小事,任何一个环节,一个小细节都不能出现纰漏,毕竟我们这里出一点状况,影响的是全国千家万户的用气。”毛先荣说。(记者 马蕊 王阳)